• 当前位置:首页 > 期刊 >
    魂战飞仙山
    时间:2020-09-04 14:22:46    来源:记者报    阅读:
      打印
    魂战飞仙山
    湖南 王树仁(印子昊)

    题记:国家和人民的利益重于一切,“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一直激励了一代又一代英雄的中华儿女。
     
    契子:成千上万条长长的火舌织成了一条条火龙。一条条穷凶极恶的火龙争先恐后,丧心病狂地从山下朝仙人桥扑来……
    转眼间,主峰成了火海中的一座孤立无援的孤岛。此时此刻,山下救火的援兵上不来,在半山腰上,山岭上打火先锋队下不去。千钧一发,岌岌可危!
    “凡是共产党员,都随我冲上主峰砍出一条火路,隔断烈火越过高坪乡的森林界线!副校长英俊儒雅的邓以勤书记高声疾呼,“共产党员来吧,今天我们要有黄继光的精神,视死如归,同火灾决一死战。”
    浩川积极响应,冲了上去。“川老师,你不是共产党员,你和李树远同志向虎牙口方向撤离!”邓以勤副校长命令道。“我们是人民教师,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在党和人民最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们怎能贪生怕死,打退堂鼓呢?”
    浩川和李树远同志回答得斩钉截铁,嘴里吐出的字掷地有声,几乎能在烧焦的土地上能砸出一个个坑来......
    暮霭苍茫,最后的余晖将校园、校舍抹上了一层神秘的金黄色。村头炊烟袅袅,渔民在晚霞中忙着收网。千岛湖,湖光山色,倒映着婀娜娟秀飞仙山的倩影,宛若一位风姿绰约、珠光宝气、烟笼芍药的仙女,对着平如明镜的千岛湖山鸡舞镜,孤芳自赏......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暮归的老牛是我同伴,哼一声乡曲小唱,任思绪在晚风中飘荡,多少冷漠惆怅,都随晚风飘散,遗忘在乡间的小路上。”孩子们放学了,潮水般从学校大门涌了出来,校园广播将优美的歌声传播得很远。
    街道上,车水马龙,熙来攘往,热闹非凡,与宁静的校园,扁舟荡漾的千岛湖形成鲜明的对比,教学大楼后山上红叶灿烂,红艳欲滴。
    蓦地,一个火星点燃了枝叶和草丛,少顷,一条火龙腾空而起,又落下去,化着十多条、百多条……成千上万条火龙,放射状地向四周扩张,吞食着成千上万的树木。一刹那,风助火势,锐不可当,不到二十分钟,飞仙山脚下成了火的海洋。
    飞仙山在颤抖,神仙泉在呜咽。
    “飞仙山起火了!”人们奔走相告,大惊失色。
    乡干部接到火情,犹如晴天霹雳。乡政府全员出动,奔赴火灾现场。
    “邓校长,请召集老师们前往飞仙山灭火!”乡领导向校长打电话,紧急求援。
    火势迫在眉睫,似兵临城下。集合铃响了。教师们纷纷朝工具室奔去,他们提起刀,浩浩荡荡的队伍犹如一条长龙直奔浓烟滚滚的飞仙山。
    下午,当最后一节下课铃响时,孩子们欢快地走出陈家滩九校大门,有的宛若一只只快乐的小鸟,有的恰似翩翩起舞的蝴蝶。
    “排排坐,吃果果,果果甜,好拜年。”“虫虫儿飞,飞到老鸦溪,老鸦下个蛋,宝宝好下饭。”空巢老人、年轻的妈妈哄着小心肝,享受着人间天伦之乐。
    “城门有好高”“丈把高”“骑竹马,打阳伞,空心萝卜起虫眼……”“哦哦哦……”一群孩子在禾场上唱起了《打禾歌》,他们玩得如痴如醉,沉浸在幸福之中,仿佛忘记了一切。
    此时,千岛湖沐浴在夕下,江风渔火,如诗如画,万顷碧浪,波光潋滟,令人心旷神怡。
    远处,曲线峥嵘的飞仙山,婀娜娟秀,逶迤绵亘的红花坡被暮霭罩上了一层层山岚,更显得峰回路转,美不胜收。茅岗头镇一派祥和、宁谧。
    “天啊......”蓦地有人在惊呼。“你看,飞仙山脚下起大火了!”另一个尖叫同,“天啦!”快给乡政府打电话——报火警!”
    一瞬间,千岛湖畔,风声鹤唳,人们一个个骇然失色,顿时打破了平静。
    窗外,红叶艳于二月花。浩川一边炒菜,一边情不自禁地喃喃自语:多美啊!太迷人了!!简直可以与九寨沟、香山红叶媲美。
    蓦地,秋风一吹,一片片黄叶、红叶在林间飞舞,宛若一只只美丽的蝴蝶在半空中翩翩起舞,美轮美奂,无法用词语来形容这些深秋的绝代精灵。
    “满山红叶似彩霞……手捧红叶望阿哥,红叶映在妹心窝,红叶彩霞千般好,怎比阿妹在山崖……”浩川望着窗外的美景忍俊不禁,亮开嗓子唱起了电影《等到满山红叶时》的插曲。
    “笃、笃”蓦地楼下全大学老师家的门被人拍得山响,“有人在么?快开门!”
    “什么事?这么心急火燎的”全老师的爱人严秀英婶子从厨房内急匆匆地走出来,拉开了门闩。
    “嫂子,问你借一把刀?”身材魁梧,虎背熊腰的邓以先老师说。“借刀?干什么?”秀英婶子一时间没有回过神来,一双昏花的眼睛上下打量着几乎上气不接下气,心急如焚的壮年后生子。
    “老婶子,飞仙山起火了。我们刚接到乡政府秘书打来的求援电话,我借刀当然是去打火。”邓老师开门见山地说。秀英婶子如梦方醒,回过神来,转身回厨房找出柴刀。
    “飞仙山起火了!”浩川听到这几个字,丢下锅铲,关掉煤气,抓起柴刀要去灭火。
    “爸,你不换衣裤?那可是报喜鸟,二千九百八十元一套啊!”儿子提醒道,“被火烧坏了怎么办?”
    “来不及了,没时间。”浩川甩上门,提着刀朝邓老师、印天晴、陈毅等老师追去……
    从学校到飞仙山顶,九曲十八弯,坡陡路窄,稍不留神会坠入山谷。慌忙之中,浩川摔倒了几次,膝盖磕破了皮,殷红的鲜血渗了出去了。他爬起来继续往山顶一拐一瘸地奔去。
    浩川翻山越岭,随着前面人留下的脚印,草上的脚痕,沿着山谷中的小溪往前追寻。“张校长、印校长、陈主任、赵书记等一等”浩川发现了前面的扑火者。
    倏地烧焦的树叶化作一只只黑蝴蝶在空中飞舞,犹如无数幽灵舞翩跹、遮天蔽日,一时间天昏地暗。
    上飞仙山顶的路在仙泉源头突然断了,面对眼前的丛生的荆棘,大家一筹莫展,急得嗓子直冒烟。“邓校长,你们在哪里?”张承胜校长打开手机与战斗在灭火第一线的邓以勤校长联系。
        “张校长,火势现在随风广转,朝学校方向扑来,火往山下坐。。陕带同志们往电视收转塔方向来。”邓校长催得声声急,显然千钧一发,危在旦夕。
        “走,大家跟我来!”张校长一挥手,朝山上奔去,直冲电视转播塔。“共产党员上前!”不知是谁叫了一声。扑火的教师们一个个五内俱焚,争先恐后地向山顶冲去,冲到半山腰大家累得挥汗如雨了,几乎连眼睛都睁不开,冲到山顶上时,早已气喘吁吁了。
    “邓校长,你们在哪里?”到了电视塔离前沿阵地还隔几弯山岭,张校长继续与邓校长联系。
    “张承胜校长,我和乡政府的人员汇合了,在火线上,你带同志们在电视塔砍开一条防火带作为第二道防线。”邓校长斩钉截铁地说:“快动手,这是命令,如有闪失,我不依了。”不等校长下命令,老教师张人美回过神来,第一个向烈火开刀。
    “邓书记下命令了,我们一起动手吧,人多力量大,快,行动起来吧!”张校长一下命令,同志们挥刀砍了起来。树倒了,藤断了,转眼间一条八米多的防火带出来了。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往前延伸,真是人心齐泰山移啊!众人拾柴火焰高。转眼间第二道防线砍出来了,初战告捷,大家松了口气。
    张校长的手机又响了!“火上来了,我们一线的人员少,快把队伍拉过来。”邓以勒书记又一次下了命令。  “快,我们赶过去与邓书记汇合。”张校长一挥手,大家跟着他朝火场的最前沿阵地冲去,一个个生龙活虎。
    大家走过独木桥,披荆斩棘,越过深涧,来到飞仙山侧峰,但是没有看到火焰,只看到浓烟滚滚,眼前一片混沌。
    “乡政府的弟兄们截住横路,不让火往学校方向下落。我们学校的老师来一部分人随我上飞仙山主峰,另一部分负责右边的狗尾草、茅草地。”邓以勤校长一声令下,我和几位同志一边挥刀砍防火带,一边朝主峰上前进。
    蓦地,几个彪形大汉冲了上来——他们是常桃的砍山工。其中一个砍山工人从我手中夺过柴刀,转眼间树倒枝飞,犹如砍瓜切菜一般。
    这些身强力壮的汉子挥舞手中的小开山斧,不一会儿一条宽八九米的防火带出来了,迅速地朝前延伸,齐界齐岭,顺蜿蜒的山势,迤逦而去……
    “水来了,干粮来了!”邓以恒老师和印天晴老师喊道“快来取水”。
    “让桃源砍树的同志们先吃东西,先喝水,先满足他们!”邓校长说。“电筒来了。”有人喊道,“电筒给桃源的砍山工”。乡政府的领导舒祖全说。“他们是开路先锋。”
    大家在火线上战斗了两个小时,早已筋疲力尽了,正想喘口气,蓦地,有人喊道“火上来了,往主峰扑去,救火的要注意自身安全。”我们不能撤,坚持就是胜利。如果我们放弃了,前功尽弃,后果不堪设想。
    城门失火,殃及池渔。与我们一衣带水的高坪乡林场,鸡犬相闻的毛垭村大片林海会接火,毁于一旦。我们就是死,也要守住自己的上甘岭!蓦地,风号浪吼的火海铺天盖地漫上黯然销魂,似乎在欲泣无声,欲哭无泪、因绝望而恐惧且由钟灵毓秀变成瑟瑟发抖,浑身抽搐,玉庞痉挛,面目全非,如临深渊,似履薄冰的飞仙山!破釜沉舟的共产党人们临危不惧,冲在最前面。毒气和丧心病狂的火龙形成的气浪将他们无数次吻伤,冲倒,但他们宁死不屈,从火海中挣扎着,咬咬牙借着树桩和被烈火烧焦的枯藤爬起来,又义无反顾地与歇斯底里如亿万个怪兽组成的火魔迷魂夺命阵殊死搏斗......刹那间,他们有的膝盖被烧红的石头上磕破了,顿时血流如注;有的脚板被荆棘尖刺和锋利的竹桩刺穿了,钻心地疼痛,几乎痛彻筋骨!但我们的中国共产党人和人民教师没有人叫苦喊累,没有哭泣,没有流一滴泪。他们顾不上自己的生死与安危,心中装着先天下之忧而忧的神圣使命与担当!
    一棵棵树在火龙肆无忌惮地蹂躏下倒了下去;一丛丛草在穷凶极恶的火舌下转眼间化成灰烬......飞仙山在抽搐;电视塔在痉挛,哆嗦在萧瑟的秋风中;波光潋滟、碧浪万顷的千岛湖一去往昔的流光溢彩,魅力四射,变成黯然神伤,在呜咽,如泣如诉;神仙湾上空的空气在凝固,似乎要爆炸;周边的人们愁眉紧锁,一颗心几乎提到嗓子眼;不能归林的鸟被火魔惊飞了,慌张张如漏网之鱼;南归的大雁乱了队形,发出悲哀的惨叫:“不如归去,不如归去”。“行不得也哥哥”子规声声,啼尽血,鹧鸪哀鸣,断人肠,声声如怨如诉,令人怆然而涕(接文艺3 接文艺2《魂战飞仙山》)下。
    神圣的使命让我们的共产党人和乡政府领导及人民教师合得一身剐。
    “邓校长,我们该怎么办?”又有人问。
    “难道你不怕死?”陈主任反问。
    “你们党员都不怕死。我们民主人士也何所惧,人民教师人类灵魂工程,在党和人民需要时,我们把砍头当成风吹帽,为了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为了国家利益不遭损失,洒尽热血心欢畅!”普通的人民老师回答的一点也不含糊,气壮山河。这样的承诺惊天动地。
    “浩川同志,王老师,你们快撤,火上来了......”邓校长发出了命令。“邓校长、乡政府舒党委、邓主任、张主任,你们怎么办?”王老师问。“别管我们,迟了就来不及了。”邓以勒校长、邓和平主任异口同声地下了第二次命令。  “快撤......”此时此刻,飞仙山前面的脚下一片火海,亿万个火舌犹如无数巨龙虎视眈眈地朝山顶上扑来。
    左边的路被烈火封住了,往右边的山路上,燃起了烈火,李树远老师喊道:“右边的路也封了,没路可走,我们只有往主峰上往回跑,守住主峰,人在阵地在,纵然与烈火同归于尽也万死不辞!”我们又奔向主峰,毒气、浓烟将几位领导熏倒了。他们脚边燃起了火,我和李树远老师挥刀砍了松树枝,拼命地朝火打去......伤口裂开了,鲜血染红了飞仙山神仙湾主峰仙女望月岭。头发眉毛着火了,一边去!谁也顾不上。此时此刻,在中国共产党人和追逐太阳的人民教师心中唯有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与生命财产,保护生态平衡胸中装。
    树着火了,头顶上方,左方、右方、前方都是火树。火树枝落在我们脚下......我大惊失色,毒气渐浓,严重缺氧,我感到窒息、恶心难挨。
    “我们要与森林共存亡。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决不能让火越过防火带,否则会威胁高坪乡的森林与高坪乡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邓校长振臂疾呼,大家又饿又渴,一个个蓬头垢面......
    邓以勤校长、邓和平主任、张主任、舒祖全党委,爬起来又加入了战斗。
    二氧化碳、一氧化碳让我们喘不过气,身上发冷,双膝发软,倒下了,又爬起来......我们在扑朔迷离中不知摔了多少次。李树远老师面对着龇牙咧嘴、丧心病狂的火魔,面不改色心不跳......
    我们一边打火,一边把脸转向后山......山风咆哮,寒涧呜咽,如泣如诉......
    身后是万丈悬崖,断崖鬼斧神工,雄奇险绝,没有退路,只有藤蔓结网,毒蛇交缠......“邓校长”“张主任”,周边群众远眺着身陷火海,视死如归的打火英雄们凄声呼唤—个个急杵捣心,片片欲碎。浩川望着身旁心系百姓,百姓冲锋在前的共产党人,一个个挥汗如雨,一个个蓬头垢面,伤痕累累,禁不住万箭穿心、肝肠寸断、涕泗滂沱......
    我们身陷绝境,四面楚歌,背水一战,同烈火进行了生死搏斗,我们扑灭一团又一团烈焰,砍断了一条又一条火舌,特别是我们的几位共产党人,面对险象环生,危机四伏,张牙舞爪的烈火面不改色心不跳,在他们的感染下,我们坚定了必胜的信心,我们在火海包围的生死小岛上,不知摔倒了多少次,又不知爬起了多少回,“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风小了,风转了方向。我们齐心协力扑灭了最后一团火。
    当山下的同志们找到我们时,我们一个个黑不溜秋,成了大花脸,分不清哪儿是鼻,哪儿是眼睛,就差没有奄奄一息了。
    这一夜虽然又累又饿,饥肠辘辘,手脚被火星烧起了泡,脚板磨出了血,皮鞋衣被烧焦了,头发烧焦了。但我们一点也不后悔,因为自从五强溪水电站竣工蓄水以后,清浪滩几乎淹掉了半壁江山,马援将军洗马池(人工湖)、千岛湖畔的森林和生态林是关乎民生,是高坪乡(青浪乡)、陈家滩乡等移民地区千家万户老百姓的命根子;我们用实际行动实践了党中央的科学发展观。心里比喝了蜜还要甜,我们保护了森林。保护了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保护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这是人民公仆、共产党人的庄严承诺,是义不容辞的。
    金秋十月,千岛湖畔一片欢腾,我们的教师与乡政府代表在县艺术节一举夺魁,艺压群芳,取得一银两铜奖的好成绩。更让大家欢欣鼓舞的是我们的共产党人、人民教师、乡政府的人民公仆们用汗水,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在美丽的云遮雾障、峰回路转的飞仙山奏响了一曲壮丽的凯歌。
    科学发展观在我们脑海早已刻骨铭心,生根发芽,开花结果。我们的教师心灵这样像金子一样闪光,是因为学校领导和乡政府以身作则,英明领导得好!  
    曲线峥嵘,逶逶绵亘的飞仙峰由颤抖转为欢腾,千岛湖的浪花飞出了欢乐的歌“故乡告别了岁月的沧桑,长风万里,扬起一面不倒的旗帜,同仁们大奏一曲壮丽的凯歌!
     
    (作者简介:王树仁,男,1964年生于湖南沅陵,本科学历,小学高级教师。文艺研究方向:文学创作(小说,散文,报告文学,随笔)。1984年参加吉林文学院、作家杂志社文学函授创作中心小说专业学习。2007年毕业于中央电大教育专科,毕业于西南大学中文系本科,2005年被评为湖南电大优秀学员,2007年——2008年在中华总工会发表处女作《工会为我撑起蓝天》。2009年至今28万字的长篇小说湘西长恨三部曲之一《望月怕团圆》在沅陵文艺连载。2011年9月在《文学界中国报告文学》发表报告文学《飞仙山上谱凯歌》,2012年3月作品《放心村官》在中国文学家网《采风团》杂志社荣获银奖,被评为“2012年当代百名中国文学艺术家创作风采人物” 。短篇小说荣获中国文学家网《采风团》杂志春季笔会金奖,短篇小说《清浪滩往事》获金奖。)
    责编:陈菲
    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记者报”的所有文字、 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来自记者报用户投稿,文稿责任由用户自行承担,本网只在于内容存储。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记者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 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

  • 热点推荐 《记者报》推荐阅读
  • 【记者报】特邀作家王...

    【摘要】【记者报】特邀作家王树仁:《花月恨》...

  • 刘元兵:云合之夏

    【摘要】刘元兵:云合之夏

  • 蔡坝

    【摘要】蔡坝

  • 何基富:卖菜翁说

    【摘要】何基富:卖菜翁说

  • 著名诗人何基富:“蒲...

    【摘要】著名诗人何基富:“蒲松龄讲习班”夭折梦中

  • 丘山:寻茫者

    【摘要】丘山:寻茫者

  • 在家暴中苦苦追寻文学...

    【摘要】在家暴中苦苦追寻文学梦的少女

  • 赵成武:清明

    【摘要】赵成武:清明

  • 身残志坚 热心公益的...

    【摘要】身残志坚 热心公益的商兴国

  • 王树仁:墙角下的蒲公英

    【摘要】王树仁:墙角下的蒲公英

  • 谷雷:蜗牛和闪电

    【摘要】谷雷:蜗牛和闪电

  • 王关顺:回家

    【摘要】王关顺: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