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 案件 >
    三门峡:中标工程涉嫌被人“出卖”引纠纷
    时间:2020-06-08 20:34:01    来源:时视网    阅读:
      打印
    【记者 杨易峰 李杰】干工程活的张军远等人,日前陷入了一场经济纠纷中。为了接工程,张军远等人向“中介人”汇出100万元“买工程”款,但干了工程,工程款至今未了断。

    “神通的‘中介人’到底是怎么拿到中标工程项目的?”施工人员张军远称,“我们找到该项目工程的上级省、市移动公司反映,他们说给解决,但过去一年多了没有结果。”

    三门峡:中标工程涉嫌被人“出卖”引纠纷
    三门峡:中标工程涉嫌被人“出卖”引纠纷

    干工程却先汇出100万

    张军远是河南信阳人,以带领小队民工承揽项目工程挣钱为生。

    据张军远反映,2017年7月初,同为小包工头的张某找到他说认识郑州的郜老板,郜可买到驻马店移动公司的项目工程干。张军远和儿子张恒等人商量认为移动公司是国企,比较可靠,工程可以接。

    “我本人出资35万元,另一位民工张某远出资65万元。我们从中取出50万元汇给郜老板,作为买驻马店移动公司小基站引电项目工程的费用。”张军远出示汇款凭据说。

    该汇款凭据显示:交易时间为2017年8月17日,汇款人为张军远,汇款金额50万元,收款人为郜某某。

    “我父亲张军远给郜老板汇了50万元,我们很快就被允许干驻马店那边的工程。同时,又让我们给河南省移动公司汇去了40多万元的工程质保金。”张恒手指2017年8月20日的汇款凭据称,“三天后,我就带领工人去驻马店进行小基站引电工程施工了。”

    “因小基站工程战线太长,施工比较繁琐,大约干了10来万元的工程后(未验收结算),张某向郜老板提出想换个工程,郜老板也答应了,但条件是我方再给他50万元。于是,我出资31万元,张某出资19万元,由张某在2017年9月23日打入郜老板指定的建行账户里。”张军远称,“因为郜老板没有农村信用社的卡,他便指定汇到自己当监事的公司法定代表人郜某超的建行卡上。”

    汇款凭据显示:汇款人为张某,收款人为郜某超,汇款金额为100万元。

    “为什么这凭据显示的汇款金额是100万元,而你们说的是50万元?”面对媒体的质疑,张恒解释道:“郜老板给我们买的是三门峡移动大楼内装修工程的活,他另给自己的同学买了大楼外装修工程的活,共花100万元。”

    十多天后,张军远等人就得到了三门峡移动大楼内装修的工程,2017年10月,正式开始施工。

    “中介人”不认账

    “我们进入三门峡移动大楼施工,我们这一方由张某与一个叫祥×公司的进行对接。”张军远道。

    “2018年11月,张某从祥×公司结算回来200万元左右工程款,我和我儿子等施工人员找他要钱,他不理睬。”张军远称,“2018年农历年底,我和施工人员张某远等人两次找到郜老板的公司要求解决此事,他口头答应给予解决,但到了2019年农历年初,其在郑州的公司人去楼空,打他的电话也不通,郜老板失联了。”

    “我们又找到三门峡市和河南省移动公司反映,省移动公司随即要求三门峡移动公司了解处理。三门峡移动公司领导也找到了张某,张某答应与我们算账。”张恒称,“2019年4月底,张某与我们算账,他承诺在2019年7月给70余万元工程款。但至8月17日,我们再给他打电话催问此事时,其反口说‘谁欠你钱了’!”

    后来张军远等人再找省移动公司和三门峡移动公司反映,未得到妥善解决,认为他们之间这是经济纠纷。

    张军远无奈地说:“这些钱都是我们的血汗钱,要不回来我们怎么活命啊。”

    针对张军远等人的反映情况,张某在接受电话采访时否认花100万元买工程干的事,表示他们是在瞎胡闹,我们是意见不合,有纠纷了。

    张某的代理人陈某也称,张军远反映的问题有假,不可能欠他那么多钱。

    而记者拨打郜某某150号段尾号为678的手机号码,几次拨打,均显示该号码为空号。记者通过张某想再找到郜某某的联系方式,张某称其也不知道郜某某的电话号码。

    移动公司:进行过协调

    张军远叹了口气,指着银行汇款凭据说:“郜老板称有亲属在移动公司当领导,能买到工程干,我们汇了50万元,仅仅三天时间,我们就得到了驻马店的项目工程,后因驻马店这个工程施工难度大,又给打去了50万元,然而没几天时间,他们果真又给了我们三门峡移动公司大楼的内装修工程干。但后来,我们是两手空空地离开了工地。”

    2020年5月20日,记者赴河南省移动公司采访。5月27日,驻马店、三门峡两家移动公司接到省公司转递的材料,向记者反馈了相关情况。

    驻马店移动公司段主任介绍,驻马店移动工程项目是经过省公司公开招投标发包的,有两家公司中标,目前该工程项目早已于去年全部结算结束。根据当事人反映材料中提及的时间,经我司核查,在2017年七八月份这一时段,确有关于小基站项目工程建设一事,但经我司又与项目工程中标公司以及项目工程施工方核查,得到的反馈是没查询到有张军远或张某、郜某某的施工记录。关于汇款100万元的问题,汇单上显示的都是他们个人的名字,并非是汇给哪家工程公司的,仅凭汇单无法查明其实际用途和具体情况。他们之间也可以通过司法途径解决。如果反映人张军远等手上确有未结算的工程资料凭据,是与哪家公司施工合作的,可以提供,我司再予核查。但我司目前尚未接到反映人的反映。

    三门峡移动公司冀总回复,三门峡移动工程项目也是经过省公司公开招投标发包的,由祥×公司中标总承包。张军远等人反映的问题,省公司很重视,我们以前协调处理过,但他们没有解决成功。据我方核查了解,张某系祥×公司的劳务人员,但对反映中提及的郜某某这个人不认识。张军远一方与张某、郜某某之间涉及花钱干工程一事,我们并不知情。关于工程款一事,整体工程目前已经收尾,但还有20%未结付,因为某些工程尚未全部验收报审,我公司只对中标总承包方即祥×公司结算。至于他们怎么拿到移动项目工程干的,不归我方管,我们只负责监管到中标方的管理层,像劳务方面的事则由中标方负责。如果他们双方的经济问题仍协调不成,可以通过司法途径予以解决。另外,我方也已经约谈了中标方祥×公司,要求对反映材料中涉及劳务施工存在的问题进行核查,合理的处理好劳务纠纷。

    工程都干了,却都反映施工人与中标方、发包方无关。张某、郜某某与上述移动中标工程到底有何内在关联呢?后事如何,让我们拭目以待。

    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记者报”的所有文字、 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来自记者报用户投稿,文稿责任由用户自行承担,本网只在于内容存储。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记者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 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联系邮箱:jizhebao@163.com

  • 热点推荐 《记者报》推荐阅读
  • 非法买卖美元骗取出口...

    【摘要】非法买卖美元骗取出口退税 这条黑色产...

  • 四川省乐山市一女子在...

    【摘要】四川省乐山市一女子在家中遭遇“飞来横...

  • 全国扫黑办:海南黄鸿...

    【摘要】全国扫黑办:海南黄鸿发案109名公职人员被查

  • 突发!美国警察又杀一...

    【摘要】突发!美国警察又杀一人!白宫罕见变“...

  • 上海海警查获涉嫌走私...

    【摘要】上海海警查获涉嫌走私成品油1600吨

  • “操场埋尸案”受害人...

    【摘要】“操场埋尸案”受害人工伤被认定,获补...

  • 三门峡:中标工程涉嫌...

    【摘要】三门峡:中标工程涉嫌被人“出卖”引纠纷